• 企业管理
  • 观察与思考
  • 上海独立书店:卖书死,卖个性才能活

    2013-04-11 10:58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1,124 字号:

                    来源于《上海青年报》


    2666图书馆汉源书店









          支出进货

      买书渠道并不优惠 有时甚至比卓越网还贵

      图书是书店的血脉,图书的种类和质量直接决定了书店的品位和层次,与连锁书店包罗万象相比,独立书店往往会挑选符合自己兴趣的书籍陈列销售。放在店里的书从哪里来,怎样控制成本,这是摆在所有独立书店店主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不要看我们是开书店的,其实并没有比你们更优惠的进货渠道。”湖南路上“1984Bookstore”的店主之一许多告诉记者,店内图书都是几位店主抽空从图书批发市场“淘”回来的,而这些所谓的批发价,有时甚至会比卓越、京东等网上书城的价格还要高。“想要的书网店没有,淘宝上盗版又太猖狂,我们也不能花很多精力来找书,定期去批发市场照着清单购书是唯一的选择。”虽然没有透露图书的定价,但许多表示,即使按原价销售,一本书也“赚不了多少钱”。而且,如果一段时间内书卖的多,又必须马上把现金换成新一批图书,几乎不会有多余资金用来周转。

      类似的问题在“2666图书馆”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解决,5位创始人中的俞冰夏透露,由于5人中恰好有人与出版社有所联系,店内不少图书都是出版社免费赠送的,英文原版书则大多是她和另一位创始人的个人收藏。“我们因为开张不久,书的销售量也不大,中文书得到出版社的支持,因此采购上的压力主要在英文原版书上面。但总的来说目前并没有到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采购的时候,以后就不知道了。”

      另一家书店“陋室”的书不出售,只供当场阅读,老板陈女士表示不定期采购,一次4-5本书,但是因为是以设计为主题的书店,又要考虑到英文原版因素,因此有时候一本书的单价就是上百元。


      

      
    支出雇人

      拿不出高薪请专职店员 老板、兼职店员一起忙


      “书店不是杂货店,在这里工作的店员至少要是个爱书的人。”采访中,几乎所有独立书店的主人都表示,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独立书店当店员,但对于除了开书店外还有一份本职工作的店主们来说,这样一个得力的助手又是不可或缺的。在书店运营本就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能用在人力上的成本势必不会很高,反过来又让很多符合店主条件的应征者在低廉的报酬前望而却步。“现在店里最需要的就是一位专职店员,这样我们才有时间去搞活动,去扩大书店的影响。”许多表示,目前店内只有一位兼职的学生看店,两位创始人不得不花费大量业余时间帮忙店内的杂事。在记者采访的一个周六下午,许多和兼职店员就不断在开门、点单、做饮料,忙上半个小时才有时间坐下休息一会。“现在的状况让我们无法拿出很高的报酬聘请专职店员,只有靠自己,这些时间和人力成本就很难用金钱来衡量了。”

      2666在平时工作日也只是配备了一名专职店员,因为店面不大,基本能应付,只有到周末时,才会加上一名兼职店员。即使如此5位老板也得轮番上阵,能省的人力成本就得省下来。


        

      
    支出租金

      黄金地段房租水涨船高


      能想到开一家属于自己的书店的人,很可能会将自己所有浪漫的情怀倾注其中,但“市口”这一经营要素并不会因为书店本身的文化元素或者书店内部的优雅环境而网开一面。虽然讲究小资情调的文艺青年们可能会对独立书店趋之若鹜,但仍然需要黄金的地段及其附加的客流为书店带来基本的收入。黄金地段就意味着昂贵的租金。对于这些在上海的独立书店而言,租金已成第一成本要素。

      2666图书馆位于静安别墅内,陋室设计书吧所在的南昌路和汉源书店所在的绍兴路都位于市中心瑞金宾馆区,虽然店主都没有透露店铺的具体租金,但从房产网站提供的信息来看,静安别墅内和2666图书馆同样位于一层,面积在50至60平方米的房屋月租金都在5000元以上。南昌路附近130平米以上的高层公寓的租金就已过万,陋室的面积超过200平方米,并且是沿街门面房,房租自然更高。而和1984Bookstore一样,位于湖南路附近带花园的房源本就不好找,一套位于湖南路100弄,85平米带独用花园的洋房月租金为8500元。

      
    收入饮料

      30元一杯咖啡 书店最主要收入


      在网上对独立书店的描述中,“泡上一杯咖啡,可以消磨一个下午”几乎是必然出现的桥段。事实上,大多数独立书店也确实做着类似咖啡馆的生意,咖啡几乎成为独立书店的标配。更重要的是,记者采访中所有店主都承认,这块收入是独立书店得以继续运营最重要的一部分。

      汉源书店,一进门服务员首先询问的是“你几位?”俨然是一副餐饮做派。而这家书店的确要求坐下看书者必须购买饮料,最便宜的一杯饮料也要35元,逢周末还有50元/人的最低消费。相同的,一杯普通的拿铁咖啡,2666图书馆和1984Bookstore的售价都是30元。

      独立书店的顾客们并不会太在意略显昂贵的饮料价格,俞冰夏表示,饮料收入是2666图书馆比较重要的收入来源,记者了解到,店方举办观影活动时,非会员参加者都需要买一杯饮料作为“入场券”。

      
    收入卖书

      每月卖书所得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周末爆满,平日冷清,这种冷热不均的情况在很多行业中都很普遍。独立书店的店主和店员们也已习惯了周末一座难求、平日门可罗雀的反差。但即使是在座位爆满的周末,也未必会有很多人掏钱买书。

      “在店里坐下看书的人大多不会买书,”1984Bookstore的告诉记者,知道这里有适合自己口味的书顾客会冲进店里,选上十几本书后离去,而那些点了饮料坐下的人,甚至不会从店内书架上取书,只是打开笔记本电脑或自己的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记者在书店共逗留了两个小时,半小时后所有座位都被坐满,但直到记者离开,只有一位顾客向店主询问了一本原版书的价格。

      在2666图书馆和汉源书店内也有类似的情况,由于独立书店的图书都按原价销售,不少顾客在看到感兴趣的书籍后会记下书名上网搜索。“网购和电子书对我们的杀伤力很大,老实说每月卖书所得有时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这是许多也是其他独立书店老板们的无奈。

      
    收入其他

      个性化营销或为出路


      ●陋室设计书吧:家具展厅常换常新

      在个性化服务上,以“设计书吧”命名的陋室可谓特色鲜明。店主陈女士表示,在书吧和咖啡屋的功能之外,此处更重要的功能是设计工作室和展厅。店内所有的家具都是精心挑选的,布局也都是店主亲力亲为,并尽量做到常换常新。光顾这里的多为设计圈人士或是对家居设计有需要的人,比起饮料销售,充满设计元素的氛围带来的家具销售和设计业务才更让他们重视。

      ●2666图书馆:借书需办会员卡

      俞冰夏在采访中多次强调,2666是“图书馆”而不是“书店”,在记者采访的多家独立书店中,也确实只有2666在经营出借图书的业务。借书需先办理会员卡,月卡100元、季卡266元、半年卡466元、年卡806元,如果是原版书的话,还需支付每本100元押金,会员在参加2666举办的文化沙龙时,也可以在饮料上享有“特权”。据店员介绍,因为看中店内原版书而办理会员卡的顾客并不在少数。此外,书店特别销售的作家签名本也有不错的销路。

      老板说

      “刚开店的时候,我们辞去了原有的工作专职经营书店,结果却发现,书店甚至不能给我们提供最基本的生活来源。”回想起一年前刚开张时的情景,许多仍然透出些许无奈,“店开到现在,我们先期的投入一点都没有收回。即使是现在运营上勉强收支平衡的状态,也包含了我们这些没有在金钱上体现出来的时间和精力。”许多认为,两位创始人不是文化圈内人士,是1984Bookstore先天不足的地方,但他们也在努力联系文化名人做活动以提升书店的人气,摆在书店面前的并不是发展的瓶颈,而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现在来书店里买书的人少,劈情操的人多,但只要这些爱书的人能找到一个交流思想、在繁忙生活中喘口气的地方,开书店这件事就还没有背离我们的初衷。我们也会尽力把书店开下去。”

      2666图书馆开业半年不到,每周一次的文化沙龙已经有稳定会员会参加,俞冰夏透露,2666图书馆每月还能小有盈利。“开店本就是几个朋友一时兴起的结果,能吸引到这么多对文学有兴趣的年轻人,我们也感到很高兴,工作之余,我们也会到店里打发打发时间。”俞冰夏说,2666目前还没有遇到经营上的问题,即使在未来某天遇到,几位创始人也一定不会轻言放弃。

      
    调查思考

      如何将诗意转化为生意?转型是逆境中活下来的“稻草”


      在这个一切都讲究快速便利的时代,网购和电子书不仅冲击着传统的图书市场,更是将一家家独立书店逼至关门的“杀手”,为了对抗低迷的图书销售和高昂的租金,独立书店除了营造富有诗意的气氛,更应想办法将诗意转化为生意。

      对于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每家独立书店都应该是一扇体现读书人口和城市文化的窗口,有什么样的城市,就有什么样的独立书店。书店销售利润微薄,老板最多也只是小康水平,如此“不经济”的书店依旧得以生存,正是城市物质丰富、精神自由的一种表现,比起商业价值,独立书店“文化地标”的身份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然而,独立书店接二连三的关张也迫使店主们往多元化经营的方向发展,如此操作或许会让书店与最初的理想形态有所偏差,但这种思路或许是独立书店仅存的救命稻草。龙之媒书店创办人徐智明说:“对于卖书这件事,第一关键词不是‘书店’,而是‘顾客’,顾客的需求永远是最初的起点。”书店应积极探索通过合适的方式与内容去满足客户,而不要只是被动地坐堂卖书。家庭作坊、转型网店、主打专业类书籍,在逆境中生存下来的独立书店似乎都已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

      最新的利好消息是,针对实体书店因成本上升造成的生存困境、销售渠道不畅导致卖书难等问题,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城乡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的通知》。国家将对专业性、学术性的书店,在政策方面给予支持,并提出了具体的操作措施,就是延伸基层网点、扩大销售点,加强物流配送体系建设。

      既然政府已经开始对书店和文化生活加以重视,这就意味着独立书店有望获得一个更宽松的生存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