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管理
  • 行业热点
  • 探访武汉24小时“物外APM”书吧

    2015-02-27 16:01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503 字号: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记者 李明远


      
      晚上10点,武汉汉阳人信汇购物中心的商户要打烊了,顾客陆续从购物中心步出。窗外是沉沉的夜色,位于购物中心一层的24小时书吧“物外APM”里亮着暖暖的灯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来到这家不眠的书吧时,书吧的工作人员正在有序地忙碌着。


      走进“物外APM”,读者能看到格局分明的阅读区、餐饮区两个区域。在书吧前后门的空白墙面上,书吧开辟出的“一墙美术馆”,专为艺术家举办个人画展、摄影展设置,正在展出的是摄影师郑冰的作品。书吧的室内设计现代典雅,温馨舒适的环境让人心旷神怡。“很多来过的读者表示,想到这里体验通宵阅读,这让我们看到了24小时书吧为市民带来了对阅读的向往。”武汉物外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戈鹏对记者说。


      湖北作家刘醒龙做客“物外APM”兄弟书店物外书店时说:“24小时书吧对我来说特别亲切,小时候借到一本好书,会趁家人都睡着时,在被窝里偷偷摸摸打开手电筒,一晚上看一本书,看完书手电筒里的电池也没电了。很怀念那时通宵读书的情景。”如果说当年陪伴刘醒龙夜间阅读的是一把手电筒,如今在“物外APM”,陪伴读者夜读的是一位位值班店员。


      书吧开业之初人手不足,作为管理者的戈鹏也值过五六次夜班。他发现,在夜间,店员和读者沟通时容易产生共鸣,自己也能静下心来做很多白天做不了的工作,比如写一些文字,做一些总结。“上夜班时,我感觉自己不仅是管理人员,还是个热爱阅读、喜欢书吧氛围的读者。”深夜时书吧读者不多,戈鹏希望上夜班的店员以读书人的心态来面对工作:“店员只有用阅读者的状态面对工作时,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不然值夜班会感到很辛苦。”


      “物外APM”店长李娟是位80后,她向记者介绍说,目前书吧里7名店员中,有1位专职值夜班的店员,上4天休3天,休息的几天中由另外两位男店员值夜班。有3次值夜班经验的李娟告诉记者,在白天的工作中,店员以照顾读者为主,上班时不能看书。夜班时读者少,店员可以在值班时阅读。


      专职值夜班的店员王翔来书吧2个月,做过协警的他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有开书店的梦想,平时也很喜欢逛书店。在他看来,只要白天休息好,值夜班也不是特别“熬人”。店员吴志雄每个月有5~10天值夜班的任务,从一开始觉得很累到后来慢慢调整,他已经可以很好地适应夜班生活。平时喜欢文学类、生活类图书的吴志雄说:“书吧环境很好,我在夜班工作时会和读者一起阅读,效率高的时候一晚上能看2本书。相对于白天的工作,书吧夜班工作更加单纯一些,有读者在书吧看书看得比较晚,我们主要的工作是陪伴他们,在他们需要找书或餐饮时为他们服务。”


      “物外APM”注重阅读与生活相融合,提供饮品和简单的意大利风味餐食。李娟告诉记者,书吧已成为读者阅读、休闲的好去处。随着书吧在市民中知名度的提高,一些企业、个人喜欢到书吧包场办活动。例如,2014年12月31日,武汉媒体人明玲在书吧举办明姐朋友跨年晚会。从当天18点开始,陆陆续续有100多人到场,大家在书吧分享自己的故事与好书,一直到凌晨1点才散场。每到这个时候,李娟和店员们既要承担图书管理员的工作,也要协助西餐厅点单,大家虽忙但很快乐。


      “物外APM”每周三晚上8点安排电影放映,在寒冷的冬天也有15个左右读者过来观看。在书吧举办的系列活动中,书吧的新员工都有了成长。来书吧工作3个多月的成盼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做过销售工作,工作主要看业绩,职业规范性不强,来到书吧工作后,改变了以前的工作作风,通过在书吧工作、读书,规范了职业行为,心境也有所沉淀。


      在戈鹏看来,与国内一线城市相比,武汉的城市阅读氛围正在培养中,书吧的人气仍需进一步提升。“我们今后要进一步通过选书与办活动对客群进行定位,进而打造主题式书吧。今后,‘物外APM’会逐渐把辐射半径扩大,让这个聚会、休闲、交流的文化空间,更好地坚守阅读、陪伴读者。”


    晚上10点,武汉汉阳人信汇购物中心的商户要打烊了,顾客陆续从购物中心步出。窗外是沉沉的夜色,位于购物中心一层的24小时书吧“物外APM”里亮着暖暖的灯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来到这家不眠的书吧时,书吧的工作人员正在有序地忙碌着。


      走进“物外APM”,读者能看到格局分明的阅读区、餐饮区两个区域。在书吧前后门的空白墙面上,书吧开辟出的“一墙美术馆”,专为艺术家举办个人画展、摄影展设置,正在展出的是摄影师郑冰的作品。书吧的室内设计现代典雅,温馨舒适的环境让人心旷神怡。“很多来过的读者表示,想到这里体验通宵阅读,这让我们看到了24小时书吧为市民带来了对阅读的向往。”武汉物外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戈鹏对记者说。


      湖北作家刘醒龙做客“物外APM”兄弟书店物外书店时说:“24小时书吧对我来说特别亲切,小时候借到一本好书,会趁家人都睡着时,在被窝里偷偷摸摸打开手电筒,一晚上看一本书,看完书手电筒里的电池也没电了。很怀念那时通宵读书的情景。”如果说当年陪伴刘醒龙夜间阅读的是一把手电筒,如今在“物外APM”,陪伴读者夜读的是一位位值班店员。


      书吧开业之初人手不足,作为管理者的戈鹏也值过五六次夜班。他发现,在夜间,店员和读者沟通时容易产生共鸣,自己也能静下心来做很多白天做不了的工作,比如写一些文字,做一些总结。“上夜班时,我感觉自己不仅是管理人员,还是个热爱阅读、喜欢书吧氛围的读者。”深夜时书吧读者不多,戈鹏希望上夜班的店员以读书人的心态来面对工作:“店员只有用阅读者的状态面对工作时,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不然值夜班会感到很辛苦。”


      “物外APM”店长李娟是位80后,她向记者介绍说,目前书吧里7名店员中,有1位专职值夜班的店员,上4天休3天,休息的几天中由另外两位男店员值夜班。有3次值夜班经验的李娟告诉记者,在白天的工作中,店员以照顾读者为主,上班时不能看书。夜班时读者少,店员可以在值班时阅读。


      专职值夜班的店员王翔来书吧2个月,做过协警的他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有开书店的梦想,平时也很喜欢逛书店。在他看来,只要白天休息好,值夜班也不是特别“熬人”。店员吴志雄每个月有5~10天值夜班的任务,从一开始觉得很累到后来慢慢调整,他已经可以很好地适应夜班生活。平时喜欢文学类、生活类图书的吴志雄说:“书吧环境很好,我在夜班工作时会和读者一起阅读,效率高的时候一晚上能看2本书。相对于白天的工作,书吧夜班工作更加单纯一些,有读者在书吧看书看得比较晚,我们主要的工作是陪伴他们,在他们需要找书或餐饮时为他们服务。”


      “物外APM”注重阅读与生活相融合,提供饮品和简单的意大利风味餐食。李娟告诉记者,书吧已成为读者阅读、休闲的好去处。随着书吧在市民中知名度的提高,一些企业、个人喜欢到书吧包场办活动。例如,2014年12月31日,武汉媒体人明玲在书吧举办明姐朋友跨年晚会。从当天18点开始,陆陆续续有100多人到场,大家在书吧分享自己的故事与好书,一直到凌晨1点才散场。每到这个时候,李娟和店员们既要承担图书管理员的工作,也要协助西餐厅点单,大家虽忙但很快乐。


      “物外APM”每周三晚上8点安排电影放映,在寒冷的冬天也有15个左右读者过来观看。在书吧举办的系列活动中,书吧的新员工都有了成长。来书吧工作3个多月的成盼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做过销售工作,工作主要看业绩,职业规范性不强,来到书吧工作后,改变了以前的工作作风,通过在书吧工作、读书,规范了职业行为,心境也有所沉淀。


      在戈鹏看来,与国内一线城市相比,武汉的城市阅读氛围正在培养中,书吧的人气仍需进一步提升。“我们今后要进一步通过选书与办活动对客群进行定位,进而打造主题式书吧。今后,‘物外APM’会逐渐把辐射半径扩大,让这个聚会、休闲、交流的文化空间,更好地坚守阅读、陪伴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