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文化
  • 征文选登
  • 我 与 书

    2009-02-13 20:15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1,271 字号:

     

    新作《塞外奥区——临河》即将出版,这已经是我编著的第九本书了。在我写的几本书中,几乎都没离开“河套”二字,用“临河”给书冠名,这还是首次。临河地处河套腹地,膏腴殖壤,是闻名于世的“粮仓”。我自幼生长在这里,吃着临河的五谷长大,对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如今在临河区委办工作,职责所在,对临河的历史与现状也有较多了解。编撰一本关于临河特色文化的书,是早有的夙愿。


    临河教育界,是我参加工作时间较长的地方,教书、学校管理、机关工作都干过,成功与喜悦、迷惘与苦恼都有抹不去的记忆。2004年,应市教育局之邀,撰写《巴彦淖尔人文读本》,是以间接方式留给临河教育的赠品,《读本》经自治区教材审定委员会审定纳入中小学用书目录,至今仍在使用。临河的教研工作,我躬身参加的也有几项,其中“四位一体教师培训机制与模式研究”是国家级课题,结题时获教育部二等奖。这一次的“临河地区中小学校课程开发研究”,是在新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展开的。虽说已经调离教育系统,但却更多地接触了地方文化,史志工作补上了地方历史地理课,河套文化研究的深入获得更多新知。从文化的视角看教育,对教育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记载临河历史文化的书籍,除《临河县志》外,还见到《五原厅志略》和《河套调查报告书》两本,都是难得的文献。读了这几本书,才知道对于临河历史的考证,前人是花了大量心血的。其后的一些志书,关于古代临河的记述,大都以上述文献为依据。于是狠下功夫研读,并有些心得。本书的书名,便取之有处。《临河县志》上说:“中国之富源在西北,西北之富源在河套,河套之上游在临河。其势山河砺带,其地渠道纵横,其田土沃泉甘,宜垦宜牧宜农林。孕于山,金可冶;钓于水,鲜可茹。北通库蒙,西控甘新,商路交汇,梯航云集,诚实业之奥区,兵防之要塞,亦即政治家所谓肇造新邑式廓尔宇者矣。”引文中“实业之奥区”是就办实业而言的,也有“政治之奥区”的概念与之并列。奥区,即深处或腹地,小而言之相对于河套,大而言之相对于塞外。书名由此而来。加之临河由县改市,又由市改区,称“奥区”更为恰当。


    我出第一本书是在2002年,书名叫《河套人及其特色化教育》,是以开头的一篇文章题目兼作书名的。那时的想法是想开展针对性的素质教育,文中对河套人群体的优点与缺陷作了一个概括,算我的一个思考成果。现在看那些文字,意思也不为过时。文章在概述的基础上,提出长善救失的若干措施,对自己做人也是个规劝。从素质提高角度撰文,到整合利用资源角度出书,都是从文化的视角看待教育,服务教育,试图以此建立文化与教育的相互联系,奉行“有文化的教育和为教育的文化”。


    有一段时间,也想借助于文学倡导地方文化而影响教育,工作之余与人合作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扒子补隆》。取材于河套抗战前夕的历史,演义成生动的故事,为的是增强读者的兴趣。从读者的反响来看,还是有效果的。后来又独自创作了《河套剿匪记》,想法大致同上。2005年,奉市宣传部之命,参加《河套文化丛书》的编撰,我承担水利卷与民情风物卷的撰稿,借此对有关河套的资料作了盘点。2006年,手头资料多起来,经过整理,编著了《河套文化研究》一书,算这几年积累研究的一次小结。


    将写书当作人生的追求,出书就是硬道理,书的质量就如生命一样看重。写到“柳暗花明”时,往往“三日不知肉味”。开卷已不忍释手,灵感更频频而来。手操键盘,眼看银屏,苦思瞑想,呆然若木,台前一坐,半日不起,直使眼花缭乱,腰酸背困,仍不稍止。有朋友劝我说:写一本书与写十本书,其意义没什么大不同,为了健康悠着点儿。但伊不知,我已陷入一发而不可收的境地,身心之好,尽系于此,箪食瓢饮,不改其乐。


    写书的过程,就是个看书、买书、藏书的过程,家里摆放的东西里面,书最多,位置也最突出,朋友戏说我在开家庭图书馆。书多了,管理起来费事,但我的书从来不屈居于背阴仡佬里,更不随手扔掉。经常看的书有时还从书架上移放到茶几上、床头柜甚至饭桌上。时间长了,对书整理归类重新摆放成了习惯与爱好。自己的著作则珍爱有加,固定地摆放到客厅的窗台上,整整齐齐,厚厚重重,作为镇宅之物。有客自远方来,赠书一本,不亦乐乎!


     


     


    张志国(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党史办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