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消费
  • 书评书摘
  • 周恩来躲避了炸机事件

    2009-02-17 16:15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1,036 字号:












     

    关于飞机失事的报告

     

        今(十一日)午载有我代表团人员从香港飞往雅加达的印度航空公司专机在沙捞越、古晋以北一百海里失事下降坠海,该机最后和本港机场联络时间为下午六时二十五分。较晚的消息说:印航机在十一日下午六时三十分(香港时间)曾发出三次求救讯号,雅加达机场即询问周总理是否在机上,该机答复没有,接着即无讯息。另据本港印航公司证实,该机在当天下午六时三十五分后即失掉联络,失事地点距雅加达仍有约一小时半的航程,据此估计该机失事时间约为当天下午六时二十五分至六时三十五分(香港时间)之间。

    ……

     

     

    周恩来的出行路线

     

        自从1949年蒋介石集团败逃台湾之后,美蒋特务针对新中国的渗透和破坏活动就始终没有停止过。“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不过是当时一系列破坏活动的一部分。

        1955年1月上旬,在台湾的国民党特务机关中美合作局派遣两名特务前往香港,同国民党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的特务一起,策划袭击中共人士的恐怖计划。

        3月份的时候,美蒋特务机关获得情报,周恩来将率领中国代表团包乘印度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取道香港前往印尼首都雅加达,出席在那里举行的亚非会议。

        台湾特务机关感到这是一个谋杀周恩来的绝好时机,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它的影响和震动不可估量。

        于是,国民党保密局立即指示其在香港的情报站,爆炸周恩来所乘坐的飞机。

        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周恩来本来是计划经香港前往万隆的,是临时改变了路线。经反复查阅外交档案,没有找到相关的佐证。

        其实,在准备中国代表团前往印尼的路线时,周恩来并没有途径香港的计划。

        当时,代表团人员准备分三批动身:第一批由秘书长率领,先期到达万隆进行相应的准备工作;第二批是一般工作人员和记者,由他们负责押运代表团的物资;第三批是团长和团员。

        周恩来一直是希望经缅甸前往印尼。

        周恩来的目的,是想在亚非会议之前,能够先行跟缅甸总理吴努和印度总理尼赫鲁会晤,就有关问题交换意见。

        所以,当时只是在考虑,是乘飞机到缅甸,还是从陆路过去。对此,解密外交档案记载,当时外交部提出了两种方案:

     

        1.乘飞机有两种办法:

        甲:包印度飞机,自昆明经仰光至新加坡或雅加达(约需两天时间)。

        乙:乘我国飞机自昆明飞至缅甸北部曼德勒,然后乘缅甸飞机经仰光至新加坡,新加坡至雅加达再乘英国、印尼或荷兰飞机。(乘我国飞机需将“伊拉舍尔”型军事运输机改装,费时一个半月)

        2.走滇缅公路:

        自昆明至腊戍共长1157公里,坐汽车需五天。到腊戍后可乘缅甸飞机至仰光或继续飞至新加坡,到雅加达共需六七天。缅甸当局对交通线防卫很严,但公路通过的珊族集聚区民间散有枪支,且有我国的逃亡反革命分子。

        以上两方案,请作原则决定,以便进行具体准备工作。

     

        本来周总理是倾向于走陆路的,但是3月12日中午,他突然剧烈腹痛,经检查,确诊为急性阑尾炎。

        当天晚上医生为周恩来进行了手术。手术之后周恩来在医院修养,一直到3月28日才出院。

        4月3日,周恩来接见缅甸驻华大使吴拉茂。

        吴拉茂转达了吴努总理的口信:希望周总理能在15日前两三天到达仰光。

        周恩来回答说:在这之前到达有困难,因为根据医生的嘱咐,要在动手术后四星期才能乘坐汽车旅行,而从昆明到中缅边境需要五天,因此最快也要到4月14日才能进入缅甸境内。可见,当时是计划好了走陆路的。

        这一切在当时都属绝密,国民党特务机关当然无从知道,他们一直以为周恩来会乘飞机过境香港。

     

    知情人透露爆炸细节

     

        1955年4月11日上午11时左右,“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自印度孟买飞抵香港启德机场。这是一驾美国洛克希德公司制造的星座式749A型飞机,在当时是不错的飞机了。

        此时正值中午,飞机停稳后,机组人员除了机械师卡尼克留在飞机上以外,其他人通通下飞机用餐。

        虽然事先中国政府已经通报港英当局,美蒋特务可能会对飞机实施破坏活动,要求港英方面加强保护措施。

    而,此时香港警方却并没有对飞机采取特别的保护措施,特别是对机场的地勤人员,并没有进行认真的检查和监控,只是派了辆警车停在离飞机很远的地方监视,把观察的重点放在了行李检查处和机场入口处。


        机组人员下飞机后,卡尼克发现机组的行李少了两件。在他印象里,这种事情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于是卡尼克赶紧离开飞机,去告诉准备用餐的其他机组人员,让他们找找行李。据卡尼克事后回忆说,当时他离开飞机有十来分钟,“如果要放爆炸物至机内,两分钟即够”。卡尼克估计,炸弹应该是放在了飞机右翼两引擎之间,“因该处机板只要两分钟便可打开,顺利放进去。”

        中午12时45分,搭乘“克什米尔公主号”的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和记者等八人,以及波兰、奥地利的两名记者和一名越南工作人员乘坐航空公司的专车抵达机场。

        下午1时15分,“克什米尔公主号”从启德机场起飞。

        从香港到雅加达的飞行时间是六个半小时,飞机升空后平稳飞行,一切正常。

        下午6点40分,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突然接获英国路透社消息:“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坠毁,除三名机组人员外,其他人员全部遇难。

        当消息传到昆明后,代表团成员和云南省党政军的领导都力劝周总理取消万隆之行,周恩来回答说:我们是为促进世界和平、增强亚非人民对新中国的了解和友谊而去的,即使发生了什么意外也是值得的,没什么了不起!并指示外交部,按计划让包租的印度飞机试飞昆明。

        4月16日晚6时,周恩来顺利抵达雅加达,第二天到达万隆。

        《解密中国外交档案》徐京利著/中国档案出版社2005年1月第1版/35.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