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管理
  • 行业热点
  • 听书正成为一门好生意

    2016-08-24 11:32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728 字号:

       

          2015年有声阅读市场规模达16.6亿元,同比增长29.0%。2016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2亿元,市场规模快速增长。


        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正如火如荼地举办。8月17日开幕首日,上海音乐出版社、上海文艺音像电子出版社推出的重点产品——有声绘本《彼得兔和他的朋友们》,将精美插图、经典译文、配乐朗诵组合销售,让一些小读者爱不释手。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音频技术高速发展,听书被越来越多的人群所接受,有声阅读的市场前景也越发被看好。近日,多家内容服务商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量优质内容的制作是有声阅读市场快速发展的基石。在不断探索商业模式的同时,内容制作方正在积极争取与内容授权方的合作。


        借力移动互联网急速发展


        有声阅读发展初期的载体是广播与光盘,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有声阅读的受众群体得以进一步拓展。“随着移动设备的互联网化,传统音频行业即将迎来付费用户增长的春天,近3年欧美市场和中国市场都呈现了急速上升趋势。”北京东方视角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事业部总经理于琦表示。


        在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有声阅读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中,相关数据的统计为业者增强了信心:2015年有声阅读市场规模达16.6亿元,同比增长29.0%。《报告》预测,2016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2亿元。


        “移动互联改变了很多人的收听习惯,有声读物通过广播、车载、手机、可穿戴设备等硬件植入到达受众,这是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产业发展部副主任、悦库时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蓉表示,调研分析显示,有声书可以为喜马拉雅、蜻蜓、考拉等音频应用平台带来40%—50%的流量,并能持续为这些平台带来长尾效应的收入。


        优质内容争夺越发激烈


        以有声读物为主要内容的音频行业虽然正进行差异化竞争,但共同方向是对于优质内容版权的争夺。“音频市场曾经版权比较混乱,有声读物质量良莠不齐。作为主流媒体,我们希望能够传播优质的内容。”据张蓉观察,音频市场对于优质内容版权的争夺,已经呈现出越来越激烈的情况。


        据易观智库统计,2016年1月中国有声书制作发行存量市场份额中,东方视角的酷听听书有声内容市场总量占比近50%。其中不仅包括《班淑传奇》《明妃传》等与娱乐相关的有声书,重量级待开发的IP(知识产权)还有《鬼吹灯》《三体》等,以及偏重于用户学习、知识获取的社科类作品。于琦介绍说,酷听听书一直在打造一个“自出版”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由作者上传文字作品,由演播者在平台上完成播音任务,然后把成品输出到渠道方。该平台2013年5月上线,目前有近万部作品,注册播音员7000多名,作者3000多人,版权机构近百家,月产量近6000小时。


        北京鸿达以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是有声读物总量位于行业前列的内容服务商。2015年被中文在线收购后,鸿达以太在内容制作方面有了更多优势。“我们在网络文学方面,具备了获取优质内容的便利条件。此外,还可以和中文在线集团影视、游戏等部门形成联动机制,产生1加1大于2的效果。”该公司副总经理林江发表示,鸿达以太已有20年的内容资源积累,其中很多都是独家买断版权。中文在线的内容战略将围绕IP和教育两个方向进行建设。鸿达以太的内容团队会根据业务市场的反馈与评估,不断采集优质内容版权。


        商业模式仍在探索


        在有声阅读市场发展初期,热门IP会起到比较关键的带动作用。随着版权争夺越发激烈,内容制作方支付给授权方的版权费用也在逐渐提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般来说,有声读物的制作费少则一两万元,多则五六万元。根据热门IP改编的作品更是要有相应的制作费相匹配,制作成本不会低于版权费,总体成本会在10万元以上。


        虽然进入有声读物市场的“运动员”越来越多,但商业模式依然是一个课题。特别是依靠出版社、作者授权的内容服务商,仍在探索商业模式的道路上坚持着。目前主要依靠B2B2C模式进入市场的东方视角,是为数不多能够赢利的内容服务商。在于琦看来,随着打击盗版力度持续加大,受众对有声读物付费的条件已经日趋成熟。“我们期待有更好的作品推向用户的同时,能给内容制作方、平台方带来更多收益。否则,这个市场没有收益也很难维持投入。”


        鸿达以太目前主推“内容+平台+终端”模式。记者了解到,鸿达以太7月18日开始在京东众筹的新款评书机T520,达成率超过340%,广大用户的接受程度和热情大大超过了之前的预计。林江发告诉记者,购买T520评书机的用户,将免费享受1万小时的音频资源。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和网站两个平台,还可获取更多听书资源。


        “终端只是载体,我们本质上是在卖内容和服务。未来赢利依赖于我们的用户规模。”林江发表示,中国老年人群有2亿多,哪怕只覆盖1%的用户也意味着6亿元的销售收入。


        与出版社合作共建市场


        制作有声读物是在文字作品基础上的二次创作,出版社需要付出额外成本。据《彼得兔和他的朋友们》责任编辑陈涵卿介绍,他们邀请原上海电视台儿童节目主持人陈燕华逐字逐句配乐朗诵,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在专业录音棚录制。这套有声绘本的成本不低于20万元。


        对于很多缺乏相关经验和实力的出版社来说,将手中掌握的版权资源进行梳理,授权给专业的内容服务商制作是更好的方式。在于琦看来,内容制作量是有声阅读市场发展的最大瓶颈。“目前,行业内正版有声读物的可交易资源约20万小时,近两万部作品。这个数量还远远不够,用户还不能想听什么就找到什么。”于琦表示,希望未来能够做到纸质书、电子书、有声书同步呈现给用户。


        悦库时光公司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2015年2月成立的。在一年多时间里,悦库时光公司积极开展合作,合作出版机构达126家,签约作者70多位,有声书达到400多部、5000多个小时存量。作为专业广播媒体,悦库时光既掌握了精良的制作团队,本身的媒体属性又可以大力推广有声读物,先天优势明显。


        在与内容服务商的合作中,一些出版机构对于制作有声读物态度保守,担心有声读物会冲击纸质图书的销售。对此,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对外合作交流中心主任林晓芳认为,在每年新书品种数量巨大的今天,开发有声读物可以帮助出版社拓展宣传渠道。张蓉也回应了这一问题:“很多出版机构把有声读物的制作、推广视为全产业链孵化IP的一个环节。出版社未必要通过有声读物挣钱,而是通过有声读物去打造影响力,在其他领域赚钱。”


        林江发表示,面对互联网的挑战,出版社需要改进服务模式。他建议,传统音像出版社在内容加工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并不缺少优质声音内容,所需要做的是尽快理清所掌握资源的版权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