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消费
  • 一般图书营销
  • 康巴什的小木屋

    2016-09-23 18:10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404 字号:

       

    摘自《内蒙古日报》作者:齐永平


        康巴什是鄂尔多斯市政府所在地,我目睹了它由一个小山村到大城市的变化过程,因此,对于这个地方,我是既熟悉,又陌生。


        康巴什原是伊金霍洛旗的一个小地方。过去,去伊金霍洛旗或者成吉思汗陵,总要路过。路边有几排砖瓦房,房前屋后绿树成荫,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绕过,山坡上草木萋萋,是个风水不错的去处。


        康巴什是个蒙古语地名,就是康老师或者康先生的意思。也就是说,当年,此地曾经有一位姓康的教书先生,更确切地说,应当是有一位叫喀什么的懂医术的喇嘛。


        康巴什新区显然是按照城市规划建设,楼宇、道路、绿地安置得井井有条。与其他城市相比,康巴什少了些车流拥堵、摩肩接踵的闹市景象。如果说,人们已经习惯了城市的熙熙攘攘,那么康巴什的空旷与舒展便有些另类。


        每一次来,都有一些留下来不想走的感觉。康巴什,不就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宜居城市的模样?


        有一次,陪一位外地的朋友到康巴什,我们坐车穿行在市区,一路畅通无阻,他感慨地说,在康巴什开车,真是一种享受。康巴什的街道虽然不宽,却四通八达,分流功能极强,红绿灯的间隔也很短,在康巴什生活,没有堵车的烦恼。


        周末的康巴什,益发显得空空荡荡。


        马路上稀见行人,偶尔有一两辆车疾驰而过后,街道复归平静。


        康巴什的树多、花草多、绿地多。康巴什的楼宇大多与马路保持了相当的距离,没有老城市特有的那些见缝插针的临街建筑,走在街道上,便没有了拥挤、逼仄的压抑感。华灯初上的时节,那些风格别样的城市雕塑在霓虹灯的映照下轮廓显现,淡淡的晚风中夹杂着花草树木的清香。


        按照过去的习惯,外地来客,鄂尔多斯好客的东道主总是要约请到饭店见面的,就算是简略些,也要请到一个小饭馆意思一下,或者找个茶馆坐坐。这次来康巴什,见面的是文学期刊的主编,因与他是师生关系,便没有那么多讲究,所以,当他约我到新华书店见面,倒觉得很自然。


        按照他的指点,七拐八绕,我来到了这个新华书店的小小店面。


        在康巴什的市中心,在一大片绿地的旁边,居然建了一个新华书店的门店,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新华书店的经理们搬出什么样的大道理,用了什么样巧舌如簧的手段,能够在这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上安放他们的店面;我也不知道康巴什的决策者如何舍得把这城市眼睛珠子的一块地皮就给了新华书店使用。


        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小的店面还是给康巴什平添了一分文化的色彩,让一个曾经浮躁的城市略显淡定。


        这个新华书店的店面有些别致。一个小木屋。木门,木窗,木墙,木顶。店面不大,却是格外地精致。


        书不是太多,摆放的有些特别。各种书只摆一本,一些畅销书摆在入口处的书架上。朋友想领着我到里边坐坐,只是里面那一条长桌旁已经围坐了一群年轻人,店主说,他们在那里正举行一场读书会。为了不打扰人家的兴致,店主搬了两把椅子,放到门口的台阶上。也好,闹中取静,凉风习习,是个适宜谈话的好地方。


        隔了一会儿,店主忙里偷闲出来应酬。店主叫萨仁高娃,来书店工作不久。


        萨仁高娃对自己的小店格外用心。她一会儿到门口迎接顾客,一会儿陪着顾客在书架边浏览,推荐图书,一会儿又到里边的那一场读书会上应酬一下。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依旧有三三两两的人前来购书。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稚气未脱的小学生,有夫妻搭伴,有朋友相跟。过来几个蒙古族姑娘,斯琴高娃用蒙古语与他们对话,大致意思是对方预定的那套书还没到货,请看看新进的其他书。


        原以为,进入网络时代,读书人不多了。坐在小木屋书店的门口,看到不断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少读书人。


        送顾客出来,斯琴高娃与我们攀谈了几句她说,她喜欢康巴什这个城市,建筑新潮,环境干净、整洁,气候宜人,冬天不是太冷,夏天不是太热;她说,她喜欢这个小店,玲珑精美,造型别致,如一幢小别墅,虽处于市中心,但四周是绿地,树木掩映,闹中取静,如置身于世外桃源;她说,她喜欢书店这种氛围,坐拥书城,如守着一座宝库,与书为伍,怡情养性,自觉不自觉地沾染了一些书卷气;她说,她喜欢店长这个位置,店里虽说只有两个人,两个人的小店迎来送往,打交道的都是读书人,但凡来到书店,个个温文尔雅,没有讨价还价的喧嚣之声。


        确实如此。自打我们来到这个小店,她忙出忙进,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这个店是去年8月8日建成开业,今年5月25日,斯琴高娃来当店长。1至5月份,销售码洋3.7万元,6月份销售码洋3.2万元,7月份销售码洋4.9万元。


        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销售码洋蹭蹭地上涨?


        斯琴高娃和另一个店员刘冬梅把这个小店打理的干净整洁,待客热情周到,又备了各种饮品。6月26日,她俩发起了“康巴什读书会”,每个周末举办一次专题读书活动,已经举办九期,现在拥有书友会员328人,有作家,作曲家,主持人,记者,教师,医生,大学生,也有不少喜欢读书的市民。书友们组成一个微信群,大家在微信上交流读书体会,非常热烈。每周六,大家自动自发来到小木屋,围绕一本书或者一个选题集中讨论,度过一个舒心、充实的周末。


        还有一项活动挺有创意。鄂尔多斯新华书店与鄂尔多斯图书馆联合推出一项活动,凡图书馆没有的图书,读者可以自行到书店购买,阅读后,在一个月之内持新华书店的发票到图书馆送书并报销购书款。这个点子确实不错,一石三鸟:图书馆雇人采购图书不用付劳务费,馆藏图书随着读者的阅读要求延伸;读者购书读书不用自掏腰包,有人替你买单;新华书店拓宽了销售渠道,增加了图书销量。


        晚上九点,书店该打烊了,里边的读书会也到了尾声。杨经理和斯琴高娃邀我们进去和书友们见见面。十几个年轻人,似乎还沉浸在讨论的亢奋之中。大家起身热烈鼓掌,要我与朋友和大家说几句话。说什么呢?其实,说什么都是多余,说得再好,也好不过他们刚才在读书会上的演讲。


       人人有手机,拍一张合影,便是最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