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业管理
  • 行业热点
  • 1月份图书市场观察:文史读本笑傲江湖

    2009-02-27 11:10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790 字号:

         回顾1月份的图书市场,对于人文社科类书籍和文学类的书籍,我的第一感觉是,真正登上畅销榜的新书所占的比重并不大。相比较而言,倒是那些经典作品以及准经典作品,诸如钱钟书的《围城》、米兰·昆



    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等还依然常销不衰。像日本作家黑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非但每年都在月度畅销榜中占有一席之地,其销量不见减少,甚至还有逐月攀升的趋势。经典书的常销不衰一方面再次印证了名著的魅力,另一方面则证明了书籍的内在品质才是决定图书市场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新老“传记”——梦想沉思相辉映


      在1月份畅销的新书中,《奥巴马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出版伊始即注定是一部畅销书了。这部搭乘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顺风车而一举登上月度畅销榜的传记书,不仅完整披露了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的个人成长史及其心路历程,让中国读者真正了解这位传奇人物的身世与背景,同时也为我们解答了这位成功冲破美国政治种族限制、打破美国最顶级的“玻璃天花板”、开创了崭新美国历史的年轻政治家之所以能够获取大选成功的内在原因,作者以一种完全不同的视角重新诠释了所谓的“美国梦精神”。


      如果说《奥巴马回忆录》的畅销首先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集中体现,那么,同样带有传记书色彩的《沉思录:一个罗马皇帝的人生思考》的畅销,则不妨说是其内在品质在起作用了。这部被称做“史上最伟大的智慧经典之一”的古典著作出自古罗马唯一一位哲学家皇帝马可·奥勒留之手。作者以其深刻的自省阐述了灵魂与死亡的关系,解析了个人的德行、个人的解脱以及个人对社会的责任,其思考对于当今社会尤其具有十分肯切的现实意义。正像何怀宏先生评价的那样:“这不是一本时髦的书,而是一本经久的书,买来不一定马上读,但一定会有需要读它的时候。近2000年前有一个人写下了它,再过2000年一定也还会有人去读它。”


      在近几年的图书市场中,村上春树的名字无疑就是畅销的保障——他的每一本旧作都会常销不衰自不待言,他的每一本新作也总会毫无悬念地登上每一年的月度,乃至年度新书的畅销榜。《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是村上春树的准自传作品,之所以说是准自传,是因为村上春树几乎从未在自己的作品中正面书写过自己。在这本第一次只写自己的书中,村上春树围绕着跑步开始谈起,以一种清淡、宁静的文字表达了他每日跑步时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从村上春树的“跑者蓝调”中,既能够看到他本人的一些生活细节、小说之外的村上春树的真实面目,同时,我们也能够从中窥出村上春树的创作思路与思想轨迹。


      全民读史——“讲坛”书依然热


      几年前,央视成功开通了“百家讲坛”栏目,旨在普及一般观众的历史知识、以电视栏目逐渐打造一个学术著作通俗化的平台、搭建“一座让专家通向老百姓的桥梁”。让创意者始料未及的是,此举不仅让一个电视栏目大获成功,同时也成功推出了许多学术明星,使得“百家讲坛”的文字版本风靡一时。所以,我们在1月份的畅销书作者中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易中天、于丹等人的名字——像易中天的《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即脱胎于央视热播的《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节目的原稿,只是与电视节目相比,书稿的内容远比讲坛节目的内容更为丰富,也更有看点。在这部书中,易中天不仅一如既往地独辟蹊径“妙说”历史,其“易中天式幽默”也更趋成熟,可谓妙趣横生地再现了他个人眼中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历史真相。


      与《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相似的还有王蒙《老子的帮助》一书的热销。作为全民读史热的一部分,读者对于国学子部的关注一方面反映出他们回归传统文化的愿望,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他们希望对照传统文化来解读现实问题的急切要求。事实上,王蒙写作《老子的帮助》一书,首先看重的也正是老子的学说之于当今社会的现实意义,他希望通过老子的哲学思辨与逆向思维来尽量遏制现代人的自我膨胀,以他本人的“亲见、亲闻、亲历与认真的推敲思忖为老子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理论提供一个当代中国的人证、见证、事证、论证,也许还有反证。”


      草根讲史——让历史回归大众


      当然,全民读史热调动起来的不仅仅只是历史专家与学者的写作热情,很多非历史专业的业余写手也纷纷参与进来,他们以一种另类的姿态解读历史、质疑历史,以无畏的精神诠释自己眼中全新的历史——网络红人、公务员出身的当年明月即是其中毫无疑义的佼佼者。迄今为止,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已经出版了6部,据说第七部也即将与读者见面。或许一名写手在极短的时间内写出6部大部头来并非难事,难的是当年明月的这6部大部头竟然本本畅销,而且《明朝那些事儿》在网络论坛里连载的点击量也是连创新高,天涯、新浪的月点击率均超百万,以至引起“明矾”骚乱,相关事件被媒体命名为“明月门”。


      应该说当年明月所创造的出版奇迹还是颇值得出版界认真回味的。一个尚未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一个非文学和历史学专业出身的普通公务员,一举成为草根讲史的集大成者,其中奥妙一方面固然缘于当年明月本人不俗的文字功力,可以把历史写得“很好看”,另一方面,恐怕也与时下图书市场大量充斥着“不好看的历史”著作不无关系——当专业的历史学者极力将历史打造成为一种艰深晦涩的学术著作时,恰恰是当年明月的“反动”让历史走出了壁垒森严的象牙塔,让更多的普通大众接受历史、感受历史,让历史属于更多的普通读者,或许才是当年明月最为重要的贡献。


      古典情怀——叙写美丽与哀愁


      与当年明月相似,同样是从网络走向纸媒,并因之大红而特红的还有安意如。这位以“漫漫古典情系列”而迅速蹿红的“80后”女生甫一出场,即被网友指责为“抄袭”。不过,身陷“抄袭门”的安意如非但没有就此湮没无闻,反而水涨船高,凭借解读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拥有着自己稳定的读者群,牢牢地占有着自己的图书市场。安意如的走红首先是因为她的文字既有着古典诗词的深邃与美丽,亦不乏个人的情思和感悟,以至《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一本薄薄的小书,竟然连续3年畅销不衰,直到今年年初仍然高居全国文学类畅销书排行榜,不能不让人啧啧称奇。



      在我个人看来,当年明月和安意如的脱颖而出,固然与他们个人的努力分不开,同时也与他们成功打开了图书市场的缺口不无关系。事实上,无论是当年明月的另类历史解读,还是安意如的古典诗词感悟,其畅销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迎合了市场需要的结果,而并非图书内在的质量在起作用。那么,当年明月和安意如们究竟能够走多远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