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力资源
  • 教育培训
  • 读《白鹿原》有感

    2019-01-16 09:53 来源: 本站 访问量: 922 字号:

     花了一周的时间读完《白鹿原》,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书中复杂的人物性格。

     书中的每个人物拿出来似乎都无法用好坏对错来评价。淫荡又可怜的田小娥、可恨又可悲的鹿子霖…虽然人物的多面可以塑造人物的真实性,但我对文章中的是非观还是有些模糊,鹿子霖,他狡猾、自大,见风使舵,居心叵测,但是否最终一定要落得精神失常,生理失禁的地步才算对此人物的圆满设计。反观白嘉轩,他设计换了鹿家长有白鹿的地,因女儿是共产党便死生不相见,因长子有辱门风就不顾其死活,这究竟是凸显了他的正派,还是说明了他的不近人情,在白孝文的堕落过程中,这个父亲是否有推波助澜的嫌疑,这与得知鹿兆鹏是共产党便觉颜面扫地的鹿子霖有多大差别。白鹿原中,鹿兆鹏是原上共产党的关键人物,他对革命的贡献未直接表明,但显然举足轻重,遗憾的是这个人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革命,他从来意识不到自己是个儿子,是个丈夫,像是冷血的革命机器,与那个对黑娃友好,对白灵热情的有血肉的青年仿佛是割裂的,这让我深感费解。

     其中,我觉得最可悲的人物就是田小娥,这个极具争议性的女人,虽然文中对她的描述篇幅并不长,但她的存在对于小说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田小娥其实是封建礼教所造就的一个冤死鬼。她的一生充满着血和泪的控诉,但由于个人力量的渺小,至死也没有翻身。她一开始就以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形象出场,最初是郭举人的小妾,实际地位却“连狗都不如”,她不是用来生娃的,而是专门给郭巨人泡枣的,“她其实是一个性奴隶”。在她身上,没有展现出丝毫的人格地位,后来与黑娃的偷情,是她“人性的释放”,当她与黑娃两心相知,便交付身心,准备一心一意的跟着黑娃,她不求名利,不贪富贵,只想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可是就连这一点小小的心愿也被白嘉轩的传统道德观念所斩绝,不准她进祠堂,因而也不被白鹿原所承认。当黑娃出逃后,她便像羊掉进了狼窝一样,在道德上、肉体上、人格上倍受惩罚和蹂躏,以致最后走向堕落。

     在我看来,田小娥的不幸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传统宗法道德观念逼就的。因为在白鹿原的人们看来,小娥和好几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她没有了女人应该有的“贞节妇道”观念,没有遵从 “三从四德”,她成了人们心中的“臭婊子,野婆娘”。她的行为已经受到众人唾骂,但她却破罐子破摔,走上自甘堕落的道路。她开始报复这种传统文化。诱骗愚昧的狗蛋,她已有助纣为虐的嫌疑,继而她又拉孝文下水,当她的美人计施成之后,其实也是她的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她是可悲的,因为她是传统道德观念的弃儿,但她又屈从了这种文化。面对这一切,她一个柔弱女子又如何承受得了呢?她别无选择,只好按照白鹿原的传统道德与需要随波逐流,最终走向自戕的悲惨结局。

     复杂的人物性格构成了复杂的《白鹿原》,通过对书中不同人物性格的分析,我更能深刻的体会到当时社会的动荡与愚昧,更能理解陈忠实先生写作的用心良苦。正如法国作家巴尔扎克所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读完《白鹿原》,我才真正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新入职员工 张博)